蔷薇任性的结局

何处化得身千亿

依旧各种bug,ooc预警,涉及《雷洛传》背景
—————————————————————————
   不知是谁先放下了电话此时的加拿大朝阳初生,而香港则是夕阳西下,如此种种仿若他们的人生。雷洛注定是站在阳光下享受至上的荣耀,伍仕豪却是在黑暗中守候的人。
     伍仕豪很早就明白了他对雷洛的感情,可他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纵使他们身体早就先感情不知多少步的紧密相依。这个在香港呼风唤雨的黑帮大佬偏偏在感情上怂了,他能做的也只是用尽一切手段去去守护他,他在香港警署设了重重眼线,只为了能第一时间获取他的消息。他害怕了,害怕再一次在那个昏暗的巷子里遇到那般狼狈的雷洛,如今的自己也不知能否用这双腿在护他周全。
     最终伍仕豪还是选择结婚了,雷洛说不出内心到底是什么滋味,可他什么都不能说。且不论他们二人本就没有什么承诺,就算把肉体的亲密算作承诺,那先违背诺言的也是他雷洛。他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有着爱情至上的可笑念头,这许多年来他始终牢记着当年到警校报名时所说的“为了吃饱饭”。为了这句话纵是年轻时,也未曾生出过抛弃如今的一切带阿霞远走高飞的念头。现在人过中年就更不可能去想着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虽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可如今自己的心为何还会这般难过,不知当年自己结婚时,他是否也是这般痛苦。
    思虑间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那间破旧的出租屋,任谁也想不到叱咤香港两位大佬曾于无数的夜晚在此相依取暖。今夜屋内的两人注定无眠,两人的情爱不需言语,屋外嘈杂,或是飞机起飞的轰鸣声亦或是邻居间的争吵都打扰不到两人倾听彼此的喘息和心跳。他们能拥有的便是如此了。
   再后来,两人之间或许是产生了嫌隙,或许只是在外人眼中是这样吧 。在肥仔超出现在雷洛别墅里时,可能在别人眼里,例如花仔荣看来他们之间再没有了铜墙铁壁般的牢固关系,然而他也只是外人。在他看来雷洛难得的失态是因为伍仕豪话语里的夹枪带棒,实际上确实雷洛内疚,他仿佛总是受着阿豪带给自己的种种好,可自己却还是如此的无能为力,在英国人的指示下,他也只能放出这个毁了他一条腿的人,他恨得只是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些身为外人的花仔荣是看不出的,可伍仕豪不会看不出,所以在花仔荣看来的伍仕豪为了表达对雷洛的不满而割下肥仔超的耳朵,实际上却是阿豪对雷洛的安慰。
    原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明面上雷洛是是风光无限的总华探长,伍仕豪是养活香港警署的大佬;在所谓的内部人看来他们是警匪勾结的败类;在彼此眼中,他们是从未说出口的亲密爱人。
      上天似乎从来不会看着谁活的太快活,所以在医院里看到阿平躺着病床上的时候雷洛就有了预感,而在病房外看到的那个新闻,这种预感再次加深。
      在岳父劝他带着家人去国外时,他几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人。所以出国前夕本应在家忙碌的人,此时却出现在伍仕豪的家里。
    听到雷洛让自己带着家人和他一起去加拿大时,他不是没动过心,然而他更清楚自己背负着什么,他还要给弟弟报仇,还要对自己手下的兄弟负责,更要为他爱的人善后,他也同样清楚到了国外,他们也依然无法相守,他不想在这样毫无希望的走下去了,他拒绝了。此时他也明白了两人也许此生再难相见,那么一切的罪恶就由自己承担吧。
     他最终还是不忍心让他替自己带妻儿离开,在一个深夜他把妻儿送上了偷渡船,只是这次是送他们回到大陆。看着船只远去,他又想到了当年他满心欢喜却在渡口看到妻儿冰凉的尸体,如今换做他目送妻儿离开。船只离开视线,他不由又一次想起雷洛,如今他也该踏上去往国外的飞机了吧。
    在城寨里,在自己最后一个兄弟去世后,他第一次产生怀疑,是不是这份不容于世的感情让他一次次害得兄弟丧命。然而那个人依旧西装革履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他释然了,有他在身边纵使下地狱又有何妨,只是自己得送他离开。
     天台上,他用枪指向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用枪指着头了,阿豪也依旧不带一丝慌乱,自己死了也好,自己死了,他便可以脱身了,死前也可以再护他一次。雷洛又如何不知他的想法,这一枪终是打在了自己的手上,纵使痛,也值得,这是他雷洛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这夜过后,他们彼此再无相见的机会。
————下篇end————
还要一篇尾声,决定用双结局,虽然觉得be更适合他们,但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相对he的结局吧。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