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任性的结局

很抱歉占了tag,忽然想写全员猫化梗,只是我不太懂猫,哪位小天使能帮我科普一下,用那些猫合适。拜托拜托

何处化得身千亿

本来he不想写的这么温情,但实在不忍心了,就这样吧。纵使结尾各种不切实际,但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依旧各种ooc,bug预警
—————————————————————
  电话的两端都已落泪,雷洛那一句“我好想见你。”着实敲在伍仕豪的心上。阿晴在前年病逝,雷洛也在孩子成人后和阿雪离了婚,或许他们还能在死前有个机会吧。一如当年雷洛让自己和他走时一样,阿豪也只是一瞬间的动心,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本就时日不多又何苦再去惹他难过,只是告诉他自己要和孩子们回大陆潮州了,便匆匆放下电话。
    那一夜雷洛走到海边对自己的小孙子第一次提起了家乡潮州,眼中满是回忆,只是不知忆的是潮州,还是潮州的人。
      此时的阿豪也站在码头隔着海遥望家乡,同样的不知忆的是家乡,还是家乡的人。
  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望的何止是故乡。
    据说他们的一生终是如此度过了,再无相见之日,伍仕豪出狱25天便去世了,死后,家人依照他的遗愿把骨灰撒入大海;雷洛也于当年去世,同样在去世前嘱咐家人将骨灰撒入大海,也许如此他们便可再相遇。
————————be end————————
    然而据说只是据说,就如同当年花仔荣的以为一样不靠谱。
    外人永远不知道,那一年除夕前夜的加拿大雷洛依旧坐在书房,不许别人打扰,这几年家人也不会在放烟花途惹自己伤心了。只是自己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当年城寨之中他拥他入怀,想起那晚满天的烟花,想起……
      “嘭”窗外传来烟花的声音,雷洛不由望向窗外,可他没想到自己却看见了一个多少年来在梦中都不会出现的身影,他的头发花白,依旧拄着拐杖,虽然不再是当年威风的虎头拐杖。那人显然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一时无语,许是平生第一次,雷洛放下了所有的冷静,冲到楼下,本以为有千言万语来倾诉,可话到嘴边也只剩下一句“不是要回潮州吗?”
    “洛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啊,为这一句话他忍下了肥仔超和他分地盘;为这一句话,他不远万里还是在生命尽头来到异国他乡,只为了他那一句“好想见你”。
   余生他们在异国共同度过,偶尔思及当年种种,两人就会登上最近的山峰,远眺万里之外的故乡。
————何处化得身千亿end————
   
 

何处化得身千亿

依旧各种bug,ooc预警,涉及《雷洛传》背景
—————————————————————————
   不知是谁先放下了电话此时的加拿大朝阳初生,而香港则是夕阳西下,如此种种仿若他们的人生。雷洛注定是站在阳光下享受至上的荣耀,伍仕豪却是在黑暗中守候的人。
     伍仕豪很早就明白了他对雷洛的感情,可他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纵使他们身体早就先感情不知多少步的紧密相依。这个在香港呼风唤雨的黑帮大佬偏偏在感情上怂了,他能做的也只是用尽一切手段去去守护他,他在香港警署设了重重眼线,只为了能第一时间获取他的消息。他害怕了,害怕再一次在那个昏暗的巷子里遇到那般狼狈的雷洛,如今的自己也不知能否用这双腿在护他周全。
     最终伍仕豪还是选择结婚了,雷洛说不出内心到底是什么滋味,可他什么都不能说。且不论他们二人本就没有什么承诺,就算把肉体的亲密算作承诺,那先违背诺言的也是他雷洛。他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有着爱情至上的可笑念头,这许多年来他始终牢记着当年到警校报名时所说的“为了吃饱饭”。为了这句话纵是年轻时,也未曾生出过抛弃如今的一切带阿霞远走高飞的念头。现在人过中年就更不可能去想着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虽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可如今自己的心为何还会这般难过,不知当年自己结婚时,他是否也是这般痛苦。
    思虑间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那间破旧的出租屋,任谁也想不到叱咤香港两位大佬曾于无数的夜晚在此相依取暖。今夜屋内的两人注定无眠,两人的情爱不需言语,屋外嘈杂,或是飞机起飞的轰鸣声亦或是邻居间的争吵都打扰不到两人倾听彼此的喘息和心跳。他们能拥有的便是如此了。
   再后来,两人之间或许是产生了嫌隙,或许只是在外人眼中是这样吧 。在肥仔超出现在雷洛别墅里时,可能在别人眼里,例如花仔荣看来他们之间再没有了铜墙铁壁般的牢固关系,然而他也只是外人。在他看来雷洛难得的失态是因为伍仕豪话语里的夹枪带棒,实际上确实雷洛内疚,他仿佛总是受着阿豪带给自己的种种好,可自己却还是如此的无能为力,在英国人的指示下,他也只能放出这个毁了他一条腿的人,他恨得只是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些身为外人的花仔荣是看不出的,可伍仕豪不会看不出,所以在花仔荣看来的伍仕豪为了表达对雷洛的不满而割下肥仔超的耳朵,实际上却是阿豪对雷洛的安慰。
    原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明面上雷洛是是风光无限的总华探长,伍仕豪是养活香港警署的大佬;在所谓的内部人看来他们是警匪勾结的败类;在彼此眼中,他们是从未说出口的亲密爱人。
      上天似乎从来不会看着谁活的太快活,所以在医院里看到阿平躺着病床上的时候雷洛就有了预感,而在病房外看到的那个新闻,这种预感再次加深。
      在岳父劝他带着家人去国外时,他几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人。所以出国前夕本应在家忙碌的人,此时却出现在伍仕豪的家里。
    听到雷洛让自己带着家人和他一起去加拿大时,他不是没动过心,然而他更清楚自己背负着什么,他还要给弟弟报仇,还要对自己手下的兄弟负责,更要为他爱的人善后,他也同样清楚到了国外,他们也依然无法相守,他不想在这样毫无希望的走下去了,他拒绝了。此时他也明白了两人也许此生再难相见,那么一切的罪恶就由自己承担吧。
     他最终还是不忍心让他替自己带妻儿离开,在一个深夜他把妻儿送上了偷渡船,只是这次是送他们回到大陆。看着船只远去,他又想到了当年他满心欢喜却在渡口看到妻儿冰凉的尸体,如今换做他目送妻儿离开。船只离开视线,他不由又一次想起雷洛,如今他也该踏上去往国外的飞机了吧。
    在城寨里,在自己最后一个兄弟去世后,他第一次产生怀疑,是不是这份不容于世的感情让他一次次害得兄弟丧命。然而那个人依旧西装革履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他释然了,有他在身边纵使下地狱又有何妨,只是自己得送他离开。
     天台上,他用枪指向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用枪指着头了,阿豪也依旧不带一丝慌乱,自己死了也好,自己死了,他便可以脱身了,死前也可以再护他一次。雷洛又如何不知他的想法,这一枪终是打在了自己的手上,纵使痛,也值得,这是他雷洛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这夜过后,他们彼此再无相见的机会。
————下篇end————
还要一篇尾声,决定用双结局,虽然觉得be更适合他们,但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相对he的结局吧。

何处化得身千亿

这章终于用到了 @胡子不说话说 小天使的脑洞。
本章以阿豪视角展开。继续各种bug,ooc预警
希望小天使们多提建议,另外,不知道小天使们希望最后一章由谁的视角展开,或者是双视角
————————————————————————
  三十年未与外界接触,伍仕豪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一如他当年刚刚来到香港,只是身边没有了那群生死兄弟,没了当年的那份雄心壮志,给没有那个为他指点前路的人。
    这三十年了,他无数次回想过去的岁月,每每想到两人初次相遇的狼狈,总是有些悔恨怎么就留了那么个印象给他。
  还记得中秋之夜在严正家外重遇,那一夜他们聊了很多,他握住他的手,小巷里幽暗的灯光照着雷洛身上,那人的眼里仿若天上的星辰。他的心漏掉了一拍,某种情绪正在悄悄发酵。
     在城寨的那夜,他怎么也想不到雷洛那般温润如玉的人怎会落得如此地步。那一瞬间,他心痛了,也心动了。更是在那人用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对他说信号枪丢了时,他便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护他周全,他把他拥入怀中的那一瞬,便已经下了决心保护他一辈子,他把他安置在小巷深处,当他被绳子套住的时候,首先想到的竟不是自己的安危,直到看到猪油仔带了人来,他才放心闭上眼睛,这一夜烟花,我终于护了你周全。
   他醒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他还是受伤了,四目相对,不知是谁先动了心,他拼命站起来,拼命练习走路,只想再走到他身边,护他周全。
    那天他对他说,“凡是我雷洛有的都有你的一半”,话中的情谊两个人自是懂得。上香叩头便是算做他们的婚礼。
    醉酒永远是个好理由,酒过三巡,不知是谁主动,纵无红烛帐暖,亦是一度春宵。夜深沉,阿豪看着怀里熟睡的人,轻轻地对他说“阿洛,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此后阿豪便带着手下的兄弟四处讨伐,只为了更有资格站在他身边。英国探长要退休回国,空出了一个职位来,他知道阿洛一直都是想要的,与此同时,他的手下打听到颜童四处招揽毒贩以获支持,现下的情况对阿洛很是不利。
    这一夜他们又在一起共度春宵,事后,阿豪看着怀里的人始终无法入睡,他动摇了,一直坚守的底线动摇了。而后颜童升为探长的消息传来,他第一次看到阿洛失望的模样。这一刻底线通通都见鬼去了。他开始触碰了自己平生最厌恶的东西。看着因为毒品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阿豪终是对自己起了厌恶。祸不单行,雷洛结婚的消息也传了过来。
   他平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想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是否值得,恍惚间他拿起刚刚到货的白粉,将要点燃。
   “你要干什么!”来人伸手打掉他手中的白粉,接着一巴掌打了上去。阿豪看着他,突然就扑了上去开始撕咬,而雷洛也是带着几分愤怒,一时间屋里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开始的撕咬拉扯到了后来的抵死缠绵,谁都没提起将要到达的婚礼,缠绵直到天亮。
   阿豪知道雷洛的岳父是警署的高官,对雷洛的前程是极大的助力,他此时已经没了任何底线,他想要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财富,如此阿洛便不需要再依赖别人了。终于他成功了,现在全香港的警察都靠着他养了,他虽跛了一条腿,却依旧护得他周全。
————中篇end___

何处化得身千亿

小学生文笔预警,感谢 @胡子不说话说 小天使的脑洞,不过我这龟速码字还没写到,争取下一章写到。各种bug,ooc,时间混乱预警,祝各位食用愉快
————————————————————————
  “我好想再见你。”华发老人无力的摊在沙发上,浑浊的眼睛里满是伤痛。
  三十几年前,自从在城寨一别,竟是各自天涯,关于他的消息,雷洛也只是从十几年前从香港来探望女儿的老友那里得知的。从那时起,他再也没做过有关他的梦,他实在难以想象那样狂傲不羁的人是怎么渡过那漫长的三十年。如果当初他们没有相遇,如今是否会是另一种结局。
    还记得初相见,阿豪一身狼狈,许是看到他便想起自己当初来到香港的情形吧,也许是自己开疆拓土需要人手,他救了他,从此便是一生剪不断的情缘。
    听说他因妻儿的过世一蹶不振,雷洛除了替他感叹世事无常,竟也生出几分心疼,仿若有回忆起当年那场大火带走了阿霞,那种撕心裂肺之痛他当时以为一生的忘不掉,现今想起也只是泛起丝丝缕缕的痛楚,而本应映在脑海里的阿霞的身影也不知何时变成了他。
   城寨再见,则变成了他雷洛一身狼狈本以为自己要折在里边了,万般绝望之下,伍仕豪出现了,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濒临死亡的慌乱对他说起信号枪丢了的时候竟带了几分哭腔。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他拥他在怀,自己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心跳。
   至今他越发害怕看见烟花,前几年过年时,小孙子在院子里放了烟花,一家人开心的看着满天的烟花,只有他一个人独坐书房默默垂泪,当年也是在漫天烟花中他拥着自己对着一群人也要护自己周全,也是这一夜,他在昏暗破旧的小巷里听到了日后无数次在梦中回想起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天他看着伍仕豪躺在病床上他鬼使神差的抓住他的手,来到香港这么多年,见惯了尔虞我诈,佛口蛇心,他从未指望过有人能不顾一切的救了他。漂泊多年的心,此刻仿佛有了停靠。可他也明白自己的感情注定不能与世相融,所以他对他说:“凡是我雷洛有的都有你的一半。”
  这就算做是他雷洛的告白吧。
——上篇end__
  

我也真是丧心病狂了,昨天做梦居然梦到早自习学校要求全体同学开沙李的车,还得不少于1000字,还是用广播通知,然后我刚写了一句,闹铃就响了